洪山:“大学之城”以建设重塑城市肌理

洪山:“大学之城”以建设重塑城市肌理 长江日报融媒体讯以洪山为圆点,以时间为刻度,画出“活动半径” ,洪山…

  长江日报融媒体讯以洪山为圆点,以时间为刻度,画出“活动半径”,洪山居民的活跃范围越来越大。走亲访友从“全靠走”到海陆空全覆盖,70年交通变革极大方便了居民出行。
  洪山区与新中国同龄。洪山区的区划史,是一部从“农”到“城”的历史。
  今年62岁的董学军介绍,自己也是城市变迁的见证者。带母亲去杭州、上海游玩,只需要周末双休外另请一天假,就能够玩遍南京西路和西湖;武汉站投入使用后,在北京的哥哥也能随时回汉看望母亲,舒适度远高于上世纪80年代的绿皮车;今年3月,董学军还带着10岁的外甥女去了趟上海迪士尼,2天周末就玩遍了游乐场的项目。

洪山:“大学之城”以建设重塑城市肌理

  步行走不出武汉市区→可抵国内主要大城市
  1958年,碎石路修到马房山,交通状况才逐渐改善。鲁凤蓉记得,需要到市政府参加会议时,她得早上5时起床,走到街道口乘坐公共汽车,才不会迟到。
  从交通基本靠走,到建立现代化交通体系,洪山从曾经的武汉郊区,演变成面积最大的中心城区。城市地理空间的巨大变化,既改善了区域品质、提升城市功能,也让居住其中的市民拥有更加便利的生活。可以说,洪山区70年变迁史,也是武汉城市发展的注脚。
  去三亚度假,是鲁凤蓉第一次坐飞机。上飞机后,她觉得既新奇又害怕,“吓得不敢动”;地铁2号线通车后,鲁凤蓉又来尝鲜,从街道口去江汉路,她忍不住咧嘴笑了,还当即念了一段顺口溜,“老太今年八十多,生活越过越快活,出门汽车飞机都坐过,今年又把地铁坐,你说快活不快活?”活音刚落,车厢乘客纷纷鼓掌叫好。
  改革开放后,红霞村办企业遍地开花,农民经济条件趋好。2006年红霞村启动城中村改造,农民成为市民。

洪山:“大学之城”以建设重塑城市肌理

  背景:
  第一次坐飞机“吓得不敢动”
  走路到汉阳门坐“洋船”
  2009年,位于洪山区的武汉站投入使用,武汉迈入高铁时代,米字形高铁枢纽地位凸显,4小时通达全国东西南北主要城市;2012年,轨道交通2号线开通,串起洪山与江岸、江汉、武昌等中心城区;2015年,二环线全线画圆通车,洪山居民30分钟内畅游两江三镇……
  回趟汉口娘家耗时一天
  链接>>>

  红霞社区春晚,由此常常出现老年合唱团的身影。人数最多时,老年合唱团达到130人。“七一”党的生日将近,李大庆正计划用“快闪”方式,来歌颂“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”。
  摄影:王峰
  如今的街道口,地处“中央创智区”的核心地带,地铁、高架快速路、下穿通道、公交等四通八达。谁曾想到,70年前繁花似锦的街道口,尚是“听取蛙声一片”的农田。
  曾经一天只吃两顿饭
  从蛙鸣与蝉唱交织的田埂,到贴地飞行的高铁时代,90岁“老武汉”鲁凤蓉是洪山区城市变迁、交通升级的亲历者与见证者。
  李大庆回忆,那时白天参加集体劳动,晚上天色尚有光亮时,就去采挖野藕。
  1985年至新世纪之交,洪山郊区改为城区带郊区,长丰、后湖、谌家矶等划归其他临近城区。
  一床棉絮连垫带盖
  据悉,除了老年合唱团,红霞社区还开办了瑜伽、书法、广场舞、走秀、太极拳等社团活动,备受老年人的欢迎。
  往昔的农业村落,摇身一变成为标准化社区,洪山经历了从郊区到中心城区的历史巨变。城市化浪潮澎湃,洪山地理面貌焕然一新,居民生活也迈上新台阶。

  解放之初,位于洪山区最南端的红霞村,是以农业生产为主的自然村落,解决群众温饱是一大难题;如今,完成城中村改造后的红霞村,农民变成市民,大病有医保、退休有社保,年底还有分红,红霞社区远近闻名。
  1944年出生的李大庆,是土生土长的红霞人。兄妹5个,他和父母、祖父母一家九口住在祖屋里。打记事起,他对“填饱肚子”的印象非常深刻。
  2010年,洪山区左岭街交由光谷托管,花山镇分别交由光谷、武汉化工区托管。
  1929年出生的鲁凤蓉,新中国成立后随丈夫来到武汉工业大学,在马房山居委会工作。回忆起当时的马房山与街道口,鲁凤蓉记忆犹新:学校门口遍处是藕塘和稻田,一派农村风光。
  撰文:龙京 张宾 杜微波 汪万军
  1949年11月,武汉市在江南地区设洪山区、武泰区、挹江区等3个郊区,洪山区历史上首次从武昌县划出。
  走遍江浙沪与海南
  自2004年城中村综合改造全面启动以来,洪山区通过2005年先行试点、2006—2007年全面推进、2008年至今旧村湾改造等阶段,全区城中村改造工作已取得显著成效。
  由于交通不便,鲁凤蓉常常一年才回一次在汉正街的娘家。她介绍,回趟娘家耗时一天,首先从马房山步行两个小时到汉阳门,花3分钱坐“洋船”过长江到王家巷,再花两个小时走到汉正街。
  住土砖房采野藕→生态小区歌舞欢
  二环线雄楚段
  1980年退休后,原本喜欢“宅”在家里的鲁凤蓉,在女儿董学军的带领下,走遍了江浙沪与海南,也过了一把高铁与飞机的瘾。
  通过多年的实践探索,洪山区走出了一条适于自身城市发展的城中村改造道路,即采取“政府引导,市场化运作”的自主改造模式为主,以村集体经济组织改制(村民变股民)、户口改登(农业户口改登为居民户口)、撤村建居(村委会改为居委会)、办理社保和旧村湾改造为目标任务。
  由于家中人口多,父亲体弱多病,李大庆家经济状况较为拮据,一天只吃两顿饭。三年自然灾害时,粮食奇缺,李家常常饿肚子;五月青黄不接时,李家甚至不得不把成长中的大麦研磨成浆,“未成熟时就把麦子吃完了”。
  4小时
  1951年至1976年,洪山成为环绕武汉市的大郊区,形成“比湖北小、比武汉大”的地理格局。
  “我现在出门,只坐地铁,不坐公共汽车了。我晕车易吐,地铁多稳当。”鲁凤蓉笑眯眯地说,“以后肯定越过越快活”。
  李大庆正好经历城中村改造。老旧的土砖房被拆掉,他搬入了修葺一新的红霞新村,住进了电梯房;用电不再短缺,冰箱、热水器、洗衣机等电器一应俱全。李大庆表示,曾以为“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”是遥不可及的美梦,没想到如今生活远超想象。

  2008年,洪山区九峰乡交由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委员会托管。
  【编辑:付豪】

  策划:廖红艳
  75岁的老村委会主任李大庆,见证了红霞村的历史巨变。小时候口粮奇缺,他不得不挖野藕果腹,土砖房一住好多年;如今退休在家,他组建了红霞老年合唱团,和社区书法、瑜伽、广场舞等社团一样,备受居民欢迎。
  温饱尚是难题,住和穿也困扰李大庆多年。买不起床,就只有在四处漏风的家中睡土墩;没钱买鞋,就捡别人穿坏的鞋子;一床棉絮连垫带盖,就是全部的床上用品;为了做饭,他还时常和母亲到八分山砍柴。
  城中村改造村民变市民
  1个村
  2005年退休在家后,李大庆接到党组织的新任务——丰富社区老年生活。他开始组织老年合唱团,用红歌来表达对党的感激与爱戴。为苦练合唱水平,李大庆定下规矩,老年合唱团每周有2-3次集体活动。
  在武汉理工大学西社区的家中,老人回忆起70年的巨大变化,用字正腔圆的武汉话连连夸赞:“那有么话说咧,遇到这个好时代,我越活越高兴了。”

  背景:
  从街道口到汉阳门的15路公共汽车,鲁凤蓉一坐就是几十年。
  退休寄情文娱活动

上一篇:小猪COO王连涛:将深入产业肌理 打造特色住宿生态体系


下一篇:用美浸润城市的每一寸肌理 如皋将盆景串联成大

返回顶部